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

当前位置: 红旗娱乐网 >> 最新文章

许亚军谈quot祁同伟quot他让我经历了另外一个人生雅尼

发布时间:2021-01-13 16:09:47

许亚军谈"祁同伟":他让我经历了另外一个人生

新浪娱乐讯 “塑造这个人物时,享受和挣扎让我纠结在一起,就像经历了另外一个人生。”日前,许亚军做客由王江月主持的访谈节目《星月私房话》,谈及他在《人民的名义》中扮演的祁同伟一角时如是感慨。

在昨天播出的剧集中,祁同伟饮弹落幕,这引发了诸多观众的感慨和讨论。随即,“祁同伟”跻身微博热搜第一。“哪怕搭上我自己的性命,我也要胜天半子!”祁同伟对高小琴说过的这一句话,似乎是他对自己结局的最好注脚。

在《星月私房话》节目中,许亚军表示,拍完这场戏最深的感慨就是“悲怆”。他说,后来配音时再度看到这场戏,一下子又重新进入到了这个人物的内心世界……

昨晚,许亚军在微博写道:发个句号是要逃避祁同伟,发新电影剧照是要覆盖祁同伟。但,失败。职业演员完成工作后必须要迅速从角色的世界抽离出来,我太业余了。

《人民的名义》戏骨云集 暗下决心不能掉队

在《人民的名义》播出过程中,大家对许亚军的关注度越来越高,各种评价也很多。有因为他演得太好,而把他和祁同伟划等号的;也有说许亚军太帅了,即使祁同伟再坏也恨不起来的;还有对祁同伟表示同情的……

有评论称,《人民的名义》中写得最丰富最有戏剧性的人物就是祁同伟,而这也是这个角色最初吸引许亚军的所在。录制《星月私房话》时他坦言,刚收到《人民的名义》邀约时,还曾想过拒绝,因为在他以往的认知中,这类题材的作品都有些概念化、模式化,人物上不着天、下不着地,但是在看完周梅森的剧本后,他被吸引了。

“这里面的人物跟我以往看到的同类题材里边的人物完全不同,周梅森老师写得细致入微,祁同伟在这个剧本里非常完整,他会让观众看清楚一个人是如何从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,变成一个战斗英雄,再逐渐走向贪污腐败的。他的命运有着很强的因果关系和必然性。”在对人物的深刻理解之下,许亚军这么跟王江月分析道。

他直言,在演这个人物的过程中心态很复杂:既有创作过程的过瘾和享受,也深深体会到这个人物的挣扎和悲怆。

除了祁同伟这个人设带给许亚军的吸引力,还有一个吸引力是这个戏汇集了众多戏骨级的演员。在许亚军看来,这些演员选得和人物很贴近,特别契合。同时他们每个人都有很强的角色塑造能力,“我们在一起工作的时候,你会感觉到,每一个人都是有备而来的。”

《人民的名义》中有许多开会的戏,通常这样的戏比较枯燥,借助的手段不多,能演出彩儿不容易。而许亚军在节目中透露,第一天拍摄就是开会戏。那场戏许亚军几乎没什么台词,就是看着吴刚[微博]他们几个人,“正好趁着这个机会,我可以看看我的这些合作伙伴们到底是怎么准备这些人物,怎么理解这个剧本的。”他一方面惊诧于这些同行们的用心,一方面暗下决心,一定要努力做好,起码在人物的理解塑造上面,不能够掉队。

许亚军很享受这种高手过招的快感,“你有来言,我有去语,你对人物的理解会给对方很大的刺激和提升,跟他们在一起合作会觉得非常舒服,他们给予你的一切,都那么得准确!那么得到位!那么得鲜明!即使是一些枯燥的语言,从张丰毅、吴刚他们嘴里讲出来都特别不一样,那种生动,那种充满了激情,让你觉得一点儿都不呆板。”如今,跟王江月聊起与这些演员合作的感受,许亚军仍难掩兴奋。

戏里,许亚军和饰演省委副书记高育良的张志坚对手戏最多,合作的过程中也经常有火花和灵感碰撞。没有任何迟疑,他下一秒就给王江月举了一个例子。

“你比如说有两场戏是我们下车,一边谈工作,一边往他家里走,然后站在客厅里,他交代一些问题,拍第二场时我说,志坚,咱俩能不能把这场戏改一下,不要在走廊这儿说,也不要在下车这会儿说,我们直接把它改到家里的一个吧台那儿。因为戏里我跟他的关系不仅是上下级,也是师生关系,只有两人非常熟络,才能以半个主人的身份给他泡茶,操作这些。”

虽然拍戏30多年,许亚军依然能享受到演一场好戏带来的快感。“这场戏拍完就觉得特别生活,特别流畅。因为生活的戏,一定要像山涧泉水一样,有起伏跌宕,也有舒缓平和,这样的表演才足够舒服、自然,让人不觉得虚假。”许亚军对王江月说。

还有一场戏,许亚军自己加的一句台词得到了导演的大加赞赏。戏里,他跟高育良发着牢骚,分析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从一个战斗英雄沦落至今。开拍前,他一个人喝了小半瓶威士忌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“一下子冲动的劲儿就上来了”。

“英雄是什么,英雄其实就是工具”,下意识里,许亚军将这句词脱口而出。“如果没有对这个人物的充分理解,这种台词是说不出来的,这实际上也是他对自个儿人生的理解和认识,在别人眼里,所谓的一级战斗英雄,仅仅是一个工具而已。”节目中,许亚军这样分析道。

据许亚军介绍,在这个戏骨云集的剧组,每天早上都有围读剧本的例行功课,大家会各自阐述下对角色的理解和对剧本的理解。

“当演员充满了激情去做一件事情时,最后出来的效果非常有可能超出预期,这个会让你觉得大呼过瘾。我们整个摄制组的关系太好了,彼此间的沟通,甚至是气息都会影响到我,没我戏的时候,我也愿意到现场去,看看别人演戏,就能够偷学到很多东西。”

许亚军告诉王江月,也因为这样,他在杀青时有一种特别的留恋。“塑造这个人物时,享受和挣扎相互交织,就像经历了另外一个人生。”

让他印象最深的是,有一次拍完戏去剧组补配音。“其实只是补几个气息,他们把整场戏都给我放了一遍,播到最后一场戏,直升机来了,特种兵也来了,所有的枪都指着我许亚军祁同伟,我跟陆毅[微博]有一段对白,一下子我就又重新进入到这个人物的内心世界,当时对他最强烈的感慨就是‘悲怆’。”

拍完《守婚如玉》后告诫自己 一定不要有外遇

到目前为止,许亚军已经拍了近60部影视剧,留下了许多经典的作品,近些年,他接拍的生活剧比较多,像《李春天的春天》、《守婚如玉》、《大好时光》《太太万岁》等都非常受欢迎。

“这个阶段接戏的原则是什么?”王江月问。

“有两类吧。”许亚军说,“一类是彻底上不着天下不着地,“也许写的是火星上的事,你愿意怎么演你就怎么演,你演出来的火星是什么样,观众心里边的火星就是那个样子。还有一种就是特别贴近生活的,所谓的贴近生活,并不是柴米油盐酱醋茶那种,而是特别贴近生活,同时极为另类的。”许亚军特意强调了一下。

拍完《守婚如玉》以后,许亚军紧接着又拍了《太太万岁》,虽然都是家庭戏,两个人物似乎也有雷同的地方,但在许亚军的心里,他们生活的世界和对人生的理解是完全不同的。

拍《太太万岁》时,有一场戏许亚军印象特别深,戏里面的情况是他与闫妮饰演的妻子已经离婚了,回到家里,俩人对坐喝红酒许亚军祁同伟,突然想起小时候玩的猜拳游戏“两只小蜜蜂”,猜对就亲一下你,猜不对就啪啪打嘴巴。

“导演特别希望我们俩一直亲下去,不打嘴巴,怪了!那天亲着亲着,这游戏就进行不下去了,突然俩人就都停止了,因为他们原本是那么恩爱的一对夫妻,最后分开了,然后我们俩人就互相看着,这中间我拿手去摸了一下她的脸,闫妮马上就崩溃了,眼泪哗就下来了,然后就起身离开了,我也一样崩溃了,控制不住地颤抖。”

这段即兴表演的成功,源于双方都是有过一定生活经历的人,的确,许亚军继续说道:“我们都有过失败的婚姻,后来闫妮跟我说,她先生跟她分手时跟刚刚我在戏里摸她的动作一模一样,我手一伸过去,她说一下子就想到当时的画面了,真的控制不住,必须得起来,找一个旮旯自己落泪去。”

许亚军坦言,演过的每一个角色对他都似一面镜子——看到自己的优点,也能放大自己的缺点。

“拍完《守婚如玉》回到家,我就一直想,一定要对太太更好一点,一定不要有外遇,否则太挣扎,太纠结,会死的;而拍完《太太万岁》以后又有另外一种启示,夫妻之间,不管谁对谁错,我先错。”

所以他也会跟太太半开玩笑地说:“我最近有进步啊,她说你有什么进步啊,我说认错特别快,先不管我真的对了错了,也不管我心里是不是认为我错了,但我嘴上一定要认错。”许亚军在节目现场学着当时的语气。

所以每演一个角色,带给他的收获不仅是表演上,也是一个自我审视、照镜子的过程。“就是你在那个人物灵魂里面生活过一段时间以后,有些东西可取的,就吸收过来,让自己在生活当中,也有更多的光彩,督促你在生活当中,一定不要犯那样的错误。”

《星月私房话》录制中,王江月记起上次采访许亚军时,他也提过两部戏有照镜子的感觉,一部是《空镜子》,另一部是他最喜欢的《一年又一年》。

“陈焕那个角色内心世界非常干净非常纯粹,戏拍完以后,我的生活就像被一层滤纸滤过了,渣子都不在了,永远都是一杯很干净的咖啡,对我自个儿的人生走向都有很大的帮助。”

40年同学情,我们在一起发育 又在一起度过了更年期

许亚军是北京人,8岁拍摄了第一部电视剧,1986年,许亚军与宋丹丹[微博]主演了电视剧《寻找回来的世界》,他扮演的叛逆少年伯爵,不仅让他获得了许多奖项,也赢得了越来越多人的喜欢和青睐,算是第一代偶像。如果用现在的话说,他就是小鲜肉的鼻祖。

当时有记者采访他,问他是怎么把这个人物理解得那么深,许亚军的回答很耿直:“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怎么去理解这个人物,只是看完小说以后特别喜欢这个戏,第一感觉就是这个人物我一定要演,这个人就是我,我就是他。”

这部戏火了,戏中伯爵喇叭裤、长头发的造型一度受到很多人的追随,随之而来的还有大量媒体的采访和疯狂粉丝的“围追堵截”,这一切都让许亚军始料未及。

“突然各种荣誉、鲜花和赞美之词都来了,我一下子就懵了,大量的记者来采访,都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没有人教你,也不懂怎么去面对喜欢你的影迷,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自己藏起来,外边一有记者采访,我就说上厕所呢。”

许亚军告诉王江月,他也有点沾沾自喜,大街上有人叫伯爵时,他还假装特别客气,但是心里边可臭美了,然后自行车骑得飞快,就觉得脚下有各种各样的力量。

时间长了,他也挺煎熬的,开始反问自己,自身到底有多少积淀能够配得上这些荣誉和赞美?

“可能真的很少很少,其实为什么我惧怕采访,就是因为我内心是很空的,你不知道该用什么去跟别人沟通、交谈。”

虽然这部戏过去了30年,但每每提起许亚军,大家都会说起这部戏,这也让他由衷地感谢喜欢他的影迷,感谢这部戏的作者、导演等整个创作班组,“没有那部戏,肯定没有我的今天,我也不会从一个迷茫的男孩,变成一个相对成熟的男人,更不会开始思考接下来的人生该怎么走。”

时间倒回1976年,就在主演《寻找回来的世界》的十年前,12岁的许亚军刚刚考上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儿童剧演员班,到今天整整40年。

在40周年纪念日的时候,他们班有了一次规模比较大的聚会,当时许亚军在微博里发了许多聚会的合影,及当初在中戏上学时的照片。

“谁说你们班颜值担当是蔡国庆?”看到这张1980年的毕业照后,王江月笑着说。

“小蔡那会儿还没有长开呢,他在我们班最小,我们老说他是带着奶味来的,是我们的小宝贝疙瘩,所以欺负谁都行,不能欺负我们蔡国庆。”许亚军指着照片上的蔡国庆说。

那一年,许亚军16岁,眉宇间有一种伯爵身上能看到的桀骜不驯。王江月问他当时班上有没有女同学追他,他哈哈大笑起来,“我那时在班里不显山不露水,也没有什么特长。后来聚会时听他们说是后来才注意到班里有一个叫许亚军的,就觉得这个男孩子长开了长大了,变成男人了。当时我们这帮小孩是不入女生们的法眼的,他们关注的是比我们大一些的男孩。”

版权声明本站搜集来源于网络,如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,请立即告知本站,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。

实战视频

android网

如何学习java

友情链接